当前位置:嗜痂之癖生活郑爽太自我,郑爽野蛮的自我
郑爽太自我,郑爽野蛮的自我
2022-05-13

郑爽选择代孕,就像买了个商品,不喜欢了,想要弃掉。

作者:程怡

编辑:原野

2021年的大瓜,来的比预想中早一些。90后小花郑爽,因为代孕、弃养的疯操作,登上了微博热搜,也搞跌了Prada的股价。

一张疑似郑爽和张恒孩子的出生证明曝光,男孩,2019年12月19日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出生,女孩,2020年1月4日在美国内华达州出生。

2019年末,郑爽跟张恒因为感情破裂分手,而代孕的孩子——也变成了爱情最不堪的见证。

张恒爆出来的录音显示,郑爽曾在代孕的婴儿7个月大的时候,想打掉孩子。但迫于美国法律,无法实施。两个孩子出生后,又因为郑爽拒绝配合,导致孩子滞留美国,无法回国。

这则丑闻抛出了代孕产业链中的关键伦理问题——如果生命可以用金钱和科技制造出来,它们是否也可以像普通商品一样被丢弃?

艰辛的代孕过程

先来说说,郑爽抛弃的孩子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吧。

代孕,是指在体外受精的卵子形成胚胎后,将其植入代孕妈妈子宫内,由代孕妈妈替人完成怀胎和分娩的过程。它通常需要药物和激素的长期调节。

第一步是促排卵,提供卵子的女性,需要先长期服用妈富隆。妈富隆是一种避孕药,在促排卵时服用,可以调整体内的激素水平,以便生成更为健康的卵子。

之后,就要打促排针。正常情况下,女性每个月排出1颗成熟卵子。促排针的作用,是令女性一次排出多颗卵子,以便获取高质量的卵子。

接着是取卵的过程,取卵针长35cm左右,粗2mm左右,接近一位成年人小臂的长度。取卵针要深入卵巢,戳一戳、取出卵子,可能伤害到子宫、卵巢,在一些中介机构,取卵环节甚至不是在无菌的情况下操作。

取出的卵子,在实验室里使其与精子结合并培养成胚胎,再植入代孕妈妈的子宫。此刻需要担心,胚胎移植的时候,子宫内膜会不会脱落,“如果脱落了,会造成流产。

移植成功后,还需要进行75天的黄体酮注射。黄体酮是孕激素,是一种常规的保胎手段。黄体酮针是一种油剂,推针很慢,很疼。而且随着注射次数的增多,皮肤吸收变慢,注射会变得越来越痛苦,“屁股有打得肿起来的,打完这个地方全是硬的”。

整个过程,妊娠反应导致的没有胃口,对代孕妈妈而言,反而不算大事。

在我国明令禁止一切代孕行为,根据卫生部2001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代孕产业在我国是灰色产业。依靠中介,委托人和代孕妈妈们进行“交易”。也因为没有法律保护,代孕妈妈也很难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首先是自由,代孕妈妈们没有自由。孕育胎儿的过程中,她们被约束在代孕居住的房间里,不能告诉任何人关于居住地的详细地址,不得与未经需求方同意的任何人见面。

每日的户外活动,通常是在保姆的陪同下在小区遛弯,还要尽量选在晚上,避开人多的时间段。

其次还包括费用的纠纷,因为是灰产,代孕妈妈们签署的合同没有任何法律效益,中介们也有多种方式,克扣她们的代孕费用。

比如说,委托人明确提出想要一位男孩,生出女孩的代孕妈妈,费用是会被克扣的。而不符合“定制需求”的孩子,也会以其他方式遭到处理,投入到器官贩卖、儿童性产业等多条“黑色产业链”里。

人性一旦撞上巨大的利益,贪婪和邪恶的念头,极易突破边界。

此外,还要考虑代孕过程中会造成的身体和心理上的伤害。孕妇在孕期及生产时,可能会面临妊娠合并心脏病、羊水栓塞、子宫破裂、大出血、感染等数10种风险。

直观来讲,代孕是按照委托人需 求“制造婴儿”的过程:委托人出钱,提供精子,也有可能提供卵子;代孕妈妈贡献子宫;中介商牵线,汇总委托人需求;不正规的医疗机构提供代孕手术。

大多数选择代孕的委托人,是长期无法生育,又迫切想要孩子的家庭。像郑爽这样,一位正值生育巅峰时段的女性,却首先选择以代孕的方式生儿育女的情况,并不常见。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德博拉·斯帕尔在她的《婴儿生意》一书中写道,代孕是一个很明显存在买卖双方,而且有金钱交易的行业,但是没有人承认他们正在从事商业交易。

郑爽显然认为她进行的商品买卖交易,因为她想要拒收。

生命的轻视

郑爽想要弃养的两个孩子,是她跟前男友张恒(也有可能是前夫,网络上出现过他俩的结婚证照片)感情浓烈时刻做出的决定。待到感情破裂时刻,尚未出生的两个孩子,只剩郑爽“TMD,我都要烦死了”的粗暴态度。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郑爽凭借发脾气,突然痛哭,微博怼人等一系列迷之操作,发泄自己的不开心、不满意。娱乐圈像她这样敢于表现自己任性、负面情绪的明星不多见,郑爽反而树立了耿直、自我的人设。

在弃养事件,郑爽用于表达自己的勇气何其虚弱,只有发火、表达不满的胡言乱语,没有承担责任,收拾自己烂摊子的勇气。支付了金钱,不代表郑爽有任意处置生命的权利。她弃养的自我举动,是对两个无辜生命的轻视和怠慢。

郑爽的自我是一种自私的,只以自己为中心的自我。这样的自我是野蛮的。她只看到了代孕事情对自己形象和事业的破坏,而忽视了其他人因她的错误决定受到的损害。

如果生命是商品,支持无理由拒收和退货,它的神圣体现在哪里?

郑爽还缺少一位演员对人的共情能力——对生命疾苦的正视。

推动女性们成为代孕妈妈的主要因素是穷。

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生命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长秋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就代孕动机来说,金钱是女性作代理孕母的最大动力。美国一份调查也显示,90%的代孕者承认,假如她们能支付自己日常生活费的话就不会替他人怀孕。

在国际市场上,从事商业代孕的主力军是乌克兰的女性和印度的贫穷妇女。

有世界子宫之称的乌克兰,代孕是合法产业。主要是因为乌克兰的经济情况太糟糕,需要女性提振,色情产业在该国也是合法的。一名乌克兰女性代孕婴儿的费用,可以合计人民币三、四十万元,比中国女性还便宜。

但是代孕妈妈的生存环境却没有很好,乌克兰最大的代孕公司——BioTexCom,提供的代孕环境:“诊所把妈妈塞进10个人的公寓,他们放了20个人,这是一个鸡舍。”

中国的代孕妈妈,绝大多数来自农村。湖南彬洲,湖北潜江,对,就会养小龙虾的潜江,江西、福建、贵州等地,都被媒体报道过全村绝大多数女性,选择成为代孕妈妈。

它成为一条赚钱的“捷径”。一次代孕,通常会有20余万元的酬劳,代孕妈妈们带回老家,可以盖房子,装修, 做小生意,给儿子娶媳妇……

通常在一个地方,只要有一位女性代孕成功拿钱回家,就会有很多人效仿。有的女性,自愿成为代孕,因为金钱。而有些女性被动成为代孕,如果家里人觉得经济紧张,会推动家里的女人成为代孕妈妈。

在生存和脸面之间,一名贫穷女性,哪里来的勇气选择脸面呢?

贫穷,直接剥夺了一名女性选择拒绝的权利。

即便是在美国,代孕仅在加州、伊利诺伊州、内华达州等少数地区允许。而且法律要求医师在签约前,必须告知契约当事人——代孕妈妈和委托人,以下事项:

人工生殖的成功率;

植入胚胎与多胞胎怀孕的风险;

相关程序的性质和费用;

人工生殖中服用促排卵药物、取卵和植入精卵或者胚胎对于健康所产生的风险,以及代孕对心理可能造成的影响。

这些法律规定的披露要求,是为了帮助当事人对于契约深思熟虑。假如一方反悔,法院要强制双方遵守契约。

郑爽选择代孕,就像买了个商品,不喜欢了,想要弃掉。

但孩子不是商品,他们应为爱出生。

19日下午,郑爽发微博回复代孕、弃养的事情。

这是我非常伤心和私密的事情,本不愿意在大家面前多说……

一个没解释、没道歉、没脑子、没逻辑、没心没肺的回应。

爽妹子,还是先花钱找个专业的公关团队吧,也许能挽救下形象危机。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参考资料:

楚天都市报,武汉地下代孕:代妈多来自农村 代孕中介称行业“水太深”。

燕赵都市报,数百湖南农村女子为生计赴广州代孕。

中国新闻周刊:代孕妈妈暴利:一胎赚20万 每重1两加500元。

脱氧核甜:陈凯歌美化代孕的样子,真丑。

嗜痂之癖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